*All archives* |  *Admin*

2017/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跟風兩下: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填完2010繪師進化問卷以後友人貼了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想說順便一起貼上來,
大概收錄了2004年至2010年的文章,
大概收的是這邊blog上有貼的幾篇APH文、以及未公開的獨伊文片段,
另外還有聲優鈴村受、跩榮、網王(?!)的小部份就是了。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一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Malfoy Ferret】(跩榮)2010/11

〔開頭〕
該死。
跩哥‧馬份沉著聲低喃著,見鬼的波特,見鬼的瘋眼穆迪,居然讓他當眾出醜,該死,真他媽的太該死了。


〔結尾〕
他對自己感到生氣,他跟本不應該這樣盯著一個衛斯理瞧,他非常懊惱,他現在該做的就是去洗熱水澡,他不能允許衛斯理家的臭氣沾在自己身上,對,他要去洗澡,克拉或是高爾肯定已經幫他打點好一切。

跩哥站起了身,再次瞥了紅髮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最喜歡的部份〕
「喔,是嗎?」跩哥惡狠狠地掐上了榮恩的脖子,惹得榮恩再次落下痛楚的眼淚,「我倒覺得你的家人連看我的資格都沒有,真應該挖出所有衛斯理的眼珠。」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Kindhei (1)】(普子分)2010/8

〔開頭〕
有些事情總是難以啟齒。

比方說,基爾伯特在他七歲那年,因為一件微乎其微的小插曲,喜歡上了社區鄰居的羅維諾。
那是他們全家搬到費城的第二個夏天,陽光穿過枝葉,留下了一點一點印子的晴朗午後。


〔結尾〕
但這是他第一次覺得羅維諾站在他看不見的位置,那個每當他叫著『哥哥大人』時就會一臉要殺人的模樣,卻是非常有趣的反應的少年,好像從很久以前,就離開了他的視線。

〔最喜歡的部份〕
「唔哇!笨弟弟你走開,別黏在我身上,汗啦、汗!很噁心唉!」羅維諾使力推開菲利奇亞諾,怒聲道。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Drittes Reich (1)】(獨伊/神伊)2010/1

〔開頭〕
盤子上的馬鈴薯泥散發著熱騰騰的蒸氣,是剛剛才做好的。
對他而言,馬鈴薯特有的鬆軟綿密口感,總是能在齒間咀嚼的同時,產生一股無以言喻的飽足感,並不是指他因此就吃撐了,而是心理那般踏實的感覺,就算他的民族經過了世世代代,仍舊習慣以馬鈴薯當作主食。


〔結尾〕
上帝開了一個很荒謬的玩笑,可是意志怎麼樣也笑不出來。

〔最喜歡的部份〕
意志覺得這張面孔似曾相似,肯定在哪裡看過,卻又不是完全雷同。
直到原本闔上的眼皮微微的動了動,緩緩睜開的那一剎那,一對水藍色的瞳孔失了焦距的望著他。

轟地一聲,意志似乎忘記了如何言語。

──這是他自己的臉。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歪(1)】(櫻鈴)2008/1

〔開頭〕
很扯,說出來誰也不會當真。
連當事人的他也不信。

──櫻井孝宏上了鈴村健一,在夢裡。


〔結尾〕
他只是想親眼確認鈴村在性愛時臉龐,甚至是到達高潮時的模樣。
就因為那個可笑、滑稽的夢,刺激了他的意志,驅動著他的提議。

僅是這樣。

……大概,僅是這樣吧。


〔最喜歡的部份〕
他記得他曾重重的吻了下去,像是要生吞般,用力的嚙咬,濺出了淋淋的血,那鮮艷激起了他暴虐的本性,更肆意的加深了下身的塞活動作。
當然,是在夢裡。
現實中鈴村的喉頭還好端端的,規律地在他眼前打節拍。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Somehow】(杉鈴/櫻鈴/杉悠)2007/10

杉田智和在離開鈴村的居所之後,在不遠處就能望見昨天暫停於巷口邊的機車。
他慣例的在扶正機車前先戴上安全帽,然後喀嚓的卡好塑膠製的扣。
已經過八點的街道上不再闊,結束慢跑人、趕著上班的人、翹課的學生…就這樣在車陣中穿梭。

不自覺的仰起了頭,這個地方的街道、巷弄,他不知道有多麼熟悉。




【Teatro la Fenice】(獨伊/親子分)2009/12

對於一月的威尼斯,他的第一印象是頹敗的、黯淡、寂寥,宛若一朵枯萎的薔薇,捲縮的花瓣上拌著慘灰色的陰影,墜落在水面上,泛起了無聲的漣漪,像天使的淚珠,在為這座曾為中世紀最富庶的古城低泣,被一波波未曾歇止的浪潮所打散,過往豔華只留下殘影。
在進入二月的嘉年華之前,深冬的威尼斯只剩下白二色,觀光客消失了,平日被人群所隱藏的那份淒涼,再也掩蓋不住了。失去了生機的城市,就如同飄零在風中的敗絮,事實上這個水之國度,也的的確確地將要死亡了。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タカヒロじゃない、バカヒロだ!】(櫻鈴)2006/12

拔去了櫻桃梗粗大的部份,只留下細細的長長的梗莖,櫻井對準了鈴村前端的小孔插入。

「嘎啊…!」先是驚呼,鈴村冒了冷汗:「不可能!太無理了!放不進去的!」
「可以的,這個度剛剛好。」櫻井道。手邊的動作沒有停歇。
「啊啊…無理……」

強烈的射精感令鈴村難奈的顫抖著,他沒想過前方的小孔被塞入異物後,會有如此效果。

「孝宏…你這些玩法……倒底是…嗯、從哪邊學來的…」




【Dance】(跩榮)2010/12

「味道如何,你喜歡嗎?」跩哥惡質的笑聲響起,「但是你不能只用舔的,你得含著他,這樣才夠濕,」他的手扶上了紅髮的肩,「不然等會插入你那淫蕩屁眼時,你又會向上次一樣流血,啊,還是說你想要那樣?」

榮恩厭惡的皺著眉,看起來是那樣的不服氣,可能隨時就要反駁跩哥的言論。但是他沒有,相反地,紅髮順從的捧著跩哥的性器,有些艱難的試著將這不屬於自己的肉塊含進去。

跩哥的龜頭先是碰到了對方柔軟而乾燥的雙唇,紅髮顯然還有些心理上的抗拒,他並沒有乾脆地含入,反而是有些猶豫的,唇瓣在龜頭的地方磨擦,他可能還需要點時間,才能說服自己含進去。

但是這個無意識的動作反而讓跩哥更加有感覺,該死的,這隻鼬鼠的技巧可真好,他開始懷疑紅髮也許不是第一次幫人口交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MAYBE】(櫻鈴)2008/7

他們是朋友,是對手,也是彼此最特別的人。
可是在他們之間的鴻溝太大了,又,又深,無法跨越。
不管是性別上、年齡上、工作場所上,共通點實在太多,以致於阻礙難行。
而成為大人後,開始怯懦,害怕,不夠勇敢。
所以很多話一直無法說出口,在吐露真言前又再度咽下。
心情的空洞,就像柏油路上拉長的影子,那短短的三公分差距,也在燈火下變得遙遠。

櫻井坦承自己無法給予鈴村任何承諾,因為人心時時刻刻都在轉變。
於是他伸出了手,用力的握住了鈴村的。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動作,鈴村的表情是先是有些吃驚,然而那份動搖的情緒,早已不見於滿懷安心的眉宇間。
像是要確認什麼一樣,他也感受到了對方回握的溫度。
接著,櫻井又加重了力道,緊扣住兩人的十指,這是現在的他僅有的誓言。

誰都不能保證他們彼此的關係,也許今天,也許明天,

……也許永遠。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沒人記得我們曾經相愛過】(塚菊)2004/8

「你已經有愛人了?…等等…你說…死了!?」朋友先是吃驚、再是抱歉,「這樣啊,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沒聽你提起過,所以感到很訝異。」
「沒關係。」陽光好大、令他有點目眩…

頓了頓,他再度開口:

「只是,沒人記得我們曾經相愛過,讓我感到惋惜。」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The first task】(跩榮)2010/11

龍尾掃過地面,波特眼看就要被砸中,但是就差那麼一點點。跩哥惋惜的發出噓聲,然後他的目光又飄到了對面的榮恩,紅髮男孩似乎被嚇傻了,他明亮的眼睛湛出了恐懼的波紋,和他一起的格蘭傑則是緊緊的抓著他的手臂,貼得更親密些。
跩哥的眉頭皺在一塊兒,他納悶紅髮衛斯理明明和疤頭波特還在吵架中,又為什麼要在乎波特的死活?

哈利召喚出他的掃帚,接著和龍一起飛出了場地。跩哥看不見波特的情況,但是他卻注意到遠處的衛斯理似乎緊張得快哭了,真是沒用,不過就是個波特,被龍吃掉似乎會更好。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的劇情/對話。

【forever】(杉鈴)2006/12

那是一幅構圖。
銀白髮的男人被頭髮已半花白的男子抱著,像童話裡公主與王子那樣。
河堤下的水波被夕陽染得一閃一輝,發著光。



一個好夢。

今天,也會做個好夢吧!
這樣想著,鈴村笑著睡著了。



.追溯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要控制在300字以內真困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プロフィール

紗米花

Author:紗米花
期間限定APH二次創作ブログ。

管理人は湾ちゃんの人、
主ににーに語で、少量の菊語、
下手な菊語はすみません。

基本的には雑食だが、リバでもいい。



(NICO) MY LIST



APH網路禮儀推廣

連絡用:
sanakiuka★yahoo.com.tw
(★請自行更換為@)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投票
Cbox
Plurk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同盟/主張
宣傳區
某紗相關

日不落舞會



【新芋兄弟x伊】《三人的嫁物語》雙人合誌
(神+普+獨)x伊雙人合誌


獨伊童話合誌

[伊中心合本]La Settimana
伊中心合同誌

米受合本sweet honey
米總受合同誌

BLOOM SEASON
作者:冷茶爵士
普奧小說本

【樞軸兄組】《Love Breaks Down》雙人合誌
普子分雙人合誌

【独伊】《Oktoberfest》同人誌
獨伊個人誌

【親分子分】《Viva San Fermín》同人誌
親分子分個人誌

I的詠嘆調
作者:冷茶爵士
獨伊+普奧小說本

Los mensajes tácitos
[親子分合本]Los mensajes tácitos~不用言語的訊息
親分子分合同誌

Orpheus 'Saiten
Orpheus 'Saiten 奧菲斯的琴弦
作者:春秋
普奧中心ALL奧小說本

ocaso

主催:红果果组(西受推广委员会)
安東尼奧總受合同誌

Golden Ratio ~傲與嬌的黃金比例~

土希多人合誌


=======================

全力應援

《你們、我們、他們的事》

    by 貓岸咖啡館~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