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All archives* |  *Admin*

2018/0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獨伊/神伊] Drittes Reich (2)
1. 本文為APH二次創作,與本家、實際中國家、人物、軍事沒有實際關聯。

2. 配對為獨伊 + 神伊。

3. 由於本文有部份角色無通用設定之人名,故全部以國名書寫。

4. 神≠獨設定。



能接受請點開繼續閱讀。




[獨伊/神伊] Drittes Reich (2)





神聖羅馬並不是一個聒噪的人,大多數的時間都窩在倉庫裡看書,事實上他也別無選擇。白天的時候就倚在窗下,讓陽光自然灑進來;晚上的時後,就靠著微弱的燈泡來照明。

關於這點,意志總覺得對神聖羅馬有些慚愧,因為倉庫的環境一點也不適合住人,尤其是那些灰塵,連他自己吸入時都會嗆得肺部不適,卻讓客人不得不待在這裡,整棟房子最凌亂的地方被一覽無遺。

他並不是沒想過要怎麼改變現在的情況,戰爭開始後,奧地利便在自己家住了下來,意志曾經領著奧地利到倉庫裡,卻惹得奧地利一陣咳嗽,然後施以白眼,『笨蛋先生,我可不想幫你的倉庫做大掃除。』

神聖羅馬在看見奧地利進來時,平靜的表情竟生動了起來,就像是……久違的相會,其實這麼說也沒有什麼錯,這的確是個久違的相會。
可是反觀奧地利對神聖羅馬的呼喚,卻沒有半點反應,甚至聽不見似地,就連那對紫羅蘭色的視線,也不曾對上青年焦急的藍瞳。折騰了半會兒,奧地利認定是意志在耍他,於是氣呼呼的走了出去。

其實奧地利只冷靜下來想一想,就會知道以意志的性格,並不是以騙人為樂的那種類型,但是那時候的奧地利並沒有花心思去細想這些,只是浮浮燥燥的發了一頓脾氣。

被留在那個空間的意志,看著沮喪的神聖羅馬,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來取代這片沉默。

神聖羅馬悲哀的笑了:『奧地利看不見我呢。』

意志想不出任何安慰的詞語,不能否認的,他並不擅長安撫他人的情緒,何況是和他長得如此神似的另一個人,連面對面都會感到不知所措。

『或許我跟本不是真正活著的,只存在於你的想像之中。』在他回話之前,神聖羅馬便早先一步地自己下了結論,語氣中有幾分認真。

意志並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但當他把目光掃過堆在窗邊的被單後,就否決了這個想法。
理由很簡單,那些東西都是意志帶來的,雖然已經整齊的折疊好,卻仍舊能看的出有人睡過的痕跡,而且肯定不會是自己用的,因為今天早上意志睜開眼簾,首先入目的是再習慣也不過的天花板,是他房間的顏色。

『我從來沒聽說過哪個幻影會肚子餓、會口渴、還會想上廁所。』
意志記得自己是這麼回應的,為了加一點可信度,還給臉上扇了個巴掌。

神聖羅馬顯然被意志的這個舉動給嚇到了,愣了老半天,才恢復成原先淡然的表情,點了點頭,『康說的也未必全然正確,我應該相信我自己,或者是相信你。』

意志當時才發現,神聖羅馬並不是什麼特別的存在,也許只是個有點神經質的普通人罷了,就算活在不同的時代,但終究還是脫不了最基本的喜怒哀樂。





隨著送飯次數的加,他與神聖羅馬之間的對話變多了,不再只是構築於簡單的生活用語或基本禮儀,而是真正的交談;當然,僅限於吃飯的時間,因為無論是他們其中的誰,都不是喜歡嚼舌的人。
兩人之間話題大多只有三種,世界局勢、哲學思想,但更多的是義大利。

「……義大利總是在哭,我想,多半都是被我給嚇的。」
神聖羅馬的目光有些飄渺,就像是望著一片草原,延伸到地平線的尾端,與天邊相交,偶爾飛過幾隻候鳥,恍若隔世地回憶著沉眠在夢裡,最為甜美的果實。

但是二十世紀的這裡沒有神聖羅馬,至少在幾天前為止;在歷史上取代他的,是意志,是第三帝國,而義大利仍然是個愛哭鬼。
很顯然,不論神聖羅馬怎麼想,義大利哭的原因與神聖羅馬並沒有絕對關係。意志有些木然的思索著,但他並沒有說出口。

「對了,能夠告訴我現在的義大利是怎麼樣子的嗎?」
雖然神聖羅馬的口氣很平穩,回過頭來的眼神卻充滿了期待似地,像是海面上粼粼的波光,閃耀著點點的光芒,「相信她已經成為了一名優雅而高貴的淑女吧。」

「很遺憾,他是男的。」
意志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試圖釐清某些事情。

比方說,眼前的神聖羅馬似乎太過震驚,整個人僵住了,藍色的眼睛瞪大的,愣愣地看著自己,彷彿意志在開他玩笑。

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意志將上衣口袋裡的一本小冊子拿出,皮封面,還燙了幾個字。他翻開了其中的一頁,從其中抽了張照片交給神聖羅馬。

神聖羅馬顯然對相片感到陌生,他茫然的看向意志。

「這是法國那裡的人發明的,叫相片,是透過相機與膠卷,可以將人的姿態完整呈現出來,」意志補充道:「十九世紀晚期的產物,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神聖羅馬將相片接過,他看到上面有很多人,井然有序的站著,雖然只有白二色,但仍能從穿著看出來,這排列的人,應該是握有高度權利的將軍階層。
而在畫面的最前方有六張椅子,分別坐了六個人。

他呆然的看著畫面的前方,眼光逗留之處並不是正中間的意志,而是隔了一個座位,那名看上去非常開心的青年。

柔軟的笑容,就像是沐浴在春風之中的花瓣一樣芬芳甜美,好比山坡上開滿的野雛菊,一點一點地,在陽光溫暖的照耀下,散發著平凡卻奪目的光彩。

就像被密封,又被重重鍊鎖給關住的鐵門,忽然打開了一般。神聖羅馬激動時,咬緊下唇,眼眶泛紅的模樣,讓意志感到意外。

「……破壞了你的寶貴回憶,我感到非常抱歉。」
依意志的判斷,他認為神聖羅馬現在的表情,大概是由於夢想幻滅之類,他所做的,只是一個訊息傳遞者,並沒有什麼惡意。

神聖羅馬搖了搖頭,將相片還給意志,道:「不,這是事實,我遲早都會知道的。」

意志拿回相片,那張是之前與日本簽下協約時拍的,而理所當然的,義大利也和日本締結了同盟,宣示三國將在未來十年內相互支持,以期實現新秩序的目標,還有人民之福祉。

「我只是……太驚訝了,」神聖羅馬的臉部柔和了起來,「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只要看一眼就能認出來了。」

意志沒有接話,對於神聖羅馬下的評價,他給予保留的態度。他和義大利認識的時候,對方早就是個成年男子,因此孩提時代的義大利又是如何,他完全沒有概念,因此選擇了緘默。

大概是意識到了自己說的話,令對方無法接口;神聖羅馬低下頭,將盤內的剩下的食物給吃完。

倉庫的安靜得太過怪異,意志沒有再看向神聖羅馬。周遭流動的空氣依然是有些陳舊的霉味,此時卻如同沼地特有的渾濁悶沌,令人感到不自在。

「你認識的義大利,是個怎麼樣的人?」
當神聖羅馬吞嚥下最後一口馬鈴薯泥後,他問。

「膽小、懦弱、愛哭、沒有半點氣勢的傢伙。」意志的視線掃過神聖羅馬的盤子,已經空了。他理所當然的站起身,將使用過的器皿拿起,「…雖然很沒用,但不至於討人厭。」

聽到意志的形容,神聖羅馬露出了有些苦惱的模樣,卻又勾起了唇角,輕聲笑了出來,「跟小時候一樣。」
頓了頓,神聖羅馬別過了頭,將焦距定在牆角的書堆:「看來他受了你不少照顧,真的很謝謝你。」

意志看不到自己的臉色,但那肯定稱不上好。

這是種難以投名的情緒。對意志來說,義大利是個累贅,這個定義是無庸置疑的。但是他所不能理解的,是一種複雜地感覺。儘管他和義大利的相遇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上,也不過才二十多年;可是這些日子下來,他早就習慣替義大利收拾殘局,就像是他的義務一樣。

為什麼會收到這個突如其來的感謝?

一直以來,他甚至已經把義大利的事情,當作自己的事來看待,這是連他自己都毫不自覺的被依感;但是這個人的話語,卻提醒了他,其實他跟本沒有必要把義大利搞出來的飛機,全攬在自己身上。

最讓他感到煩躁的,是眼前的這個人,神聖羅馬,似乎打從心底認為自己和義大利是一體的,足以代表義大利本人來替他道謝!

意志不太能明白這樣的心理該怎麼形容,這並不是怒意,比較貼近鬱悶,又不是這個簡單的單字能含括的,好像無數條魚,在咬著自己的心臟。

站直的腿好像麻痺般的僵直,他邁開了步伐,走向門口,然後是出於禮貌性的說道:「如果沒有其他需要的話,我就先離開了。」

「可以的話…」

意志聽見神聖羅馬的聲音有些顫抖,於是他回過身,而神聖羅馬就在身後他不到五步的距離,用一種複雜的神情看著自己,如汪洋般的藍色眼眸沉甸甸的,乍看平靜,卻是暗濤凶湧。

「我想見義大利。」







來聊聊設定好了 ( 爆 )

時間點是二戰剛開始沒多久,
但是感覺不到什麼戰爭味,是因為目前為止神聖羅馬的空間只有這間倉庫,
而且感覺上魔王所構築的戰爭並不是這麼的嚴肅,就算是戰爭時其,阿西還是住在自己家裡,
所以就延用了本家的這項設定,

至於後面的世界局勢再慢慢寫,
小義下回會出來了TvT ( 沒有小義自己也寫得很悶的意味 )

2010.1.1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プロフィール

紗米花

Author:紗米花
期間限定APH二次創作ブログ。

管理人は湾ちゃんの人、
主ににーに語で、少量の菊語、
下手な菊語はすみません。

基本的には雑食だが、リバでもいい。



(NICO) MY LIST



APH網路禮儀推廣

連絡用:
sanakiuka★yahoo.com.tw
(★請自行更換為@)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投票
Cbox
Plurk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同盟/主張
宣傳區
某紗相關

日不落舞會



【新芋兄弟x伊】《三人的嫁物語》雙人合誌
(神+普+獨)x伊雙人合誌


獨伊童話合誌

[伊中心合本]La Settimana
伊中心合同誌

米受合本sweet honey
米總受合同誌

BLOOM SEASON
作者:冷茶爵士
普奧小說本

【樞軸兄組】《Love Breaks Down》雙人合誌
普子分雙人合誌

【独伊】《Oktoberfest》同人誌
獨伊個人誌

【親分子分】《Viva San Fermín》同人誌
親分子分個人誌

I的詠嘆調
作者:冷茶爵士
獨伊+普奧小說本

Los mensajes tácitos
[親子分合本]Los mensajes tácitos~不用言語的訊息
親分子分合同誌

Orpheus 'Saiten
Orpheus 'Saiten 奧菲斯的琴弦
作者:春秋
普奧中心ALL奧小說本

ocaso

主催:红果果组(西受推广委员会)
安東尼奧總受合同誌

Golden Ratio ~傲與嬌的黃金比例~

土希多人合誌


=======================

全力應援

《你們、我們、他們的事》

    by 貓岸咖啡館~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