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All archives* |  *Admin*

2018/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獨伊/神伊] Drittes Reich (4)
1. 本文為APH二次創作,與本家、實際中國家、人物、軍事沒有實際關聯。

2. 配對為獨伊 + 神伊。

3. 由於本文有部份角色無通用設定之人名,故全部以國名書寫。

4. 神≠獨設定。



能接受請點開繼續閱讀。

[獨伊/神伊] Drittes Reich (4)





軍勢如破竹,從戰爭開始之後便一直是常勝者。在每場軍事行動之前,大部份的作戰計畫都是由意志和幕僚所擬定的,上司同意過後便交予前線實行,而帶頭打仗的就是普魯士。

在步入秋天尾聲的同時,國軍隊在前線又取得了一場勝利。

那天下午,意志老樣子地坐在書桌前,對著好幾份文件難以抉擇。眼前的這些作戰計劃都有些風險,雖說以現在的形勢而言,不論最終決定的結果如何,勝利都是屬於他們的;然而以意志的性格,就算會冒些小小的險,他也寧可將損失降至最低,於是他在此躊躇不定,究竟要實施哪一份的方案。

當他將自己埋首於工作時,他總是很專心的,但長期下來敏銳的觀察力與神經質的性格,造就了他始終無法放鬆的緊繃感。
以致於他在聽見腳步聲以後,能夠馬上分辨出來正確的方位。

神聖羅馬。

不出所料的,站在門邊的那個人,便是那個和他有著相似藍眸的青年。

「奧地利沒被嚇到吧?」確認過來人後,意志又低下頭,審視著眼前的文件。
「沒有。」神聖羅馬道,「我已經盡量不發出聲響,畢竟這種事很難習慣吧。」
「是嗎。」

神聖羅馬在意志眼角視線所能及的地方坐下,偏過頭,問道:「普魯士預計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他長長地嘆了口氣,將視線重新放到神聖羅馬身上:「哥哥做事總是這樣,你應該比我還清楚。」
神聖羅馬點了點頭,然後有些焦躁地看著自己的鞋尖。





意志一直無法確定,究竟是什麼時候,神聖羅馬已經可以離開那間陰冷的倉庫。
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是月中,他們軍在那場戰事取得了勝利之後。

也是像今天這樣,神聖羅馬出現在自己的書房內,而意志是真的被嚇了一跳。
原本應該被困在某個空間的意識、也許是由幻覺製造出來的人,居然就這樣在他的眼前自由活動著。

然候這種驚訝沒持續多久,就被下一個進入書房的的奧地利給打斷。奧地利氣沖沖的說道家裡可能遭了小偷,門檻上的亂糟糟的泥巴鞋印,就是最好的證據。

神聖羅馬是真實存在的,只是仍舊只有自己看得見他。

意志無法向奧地利解釋這種連科學也無法抓個準頭的事,他很努力的說明由來與經過,但連他自己都覺得難以致信了,更不要說奧地利能否接受這個回答。

就在這事情一直沒解決的第三天,普魯士回來了。
由於前線取得了勝利,軍隊們必須稍作休息,普魯士便趁機回家一趟。

『…啊咧?』記得當時的普魯士不可致信的指著神聖羅馬:『你不是阿西,你是誰?』

意志這才知道,並不是只有自己才看得見神聖羅馬,還包括了自己的哥哥。

奧地利雖然看不見神聖羅馬,他卻能看見神聖羅馬寫的字。
這個方法是普魯士臨機一動想到的,他將意志桌上的文件隨便抽了幾張,連同筆一起,雖然惹得意志有些惱,卻沒有出手阻止。
接過紙筆的神聖羅馬,用端秀的字體寫下了幾句話。
意志所能看見的事物與奧地利不同,他無法猜想憑空而動的紙筆,對於一個有著正常思維的人來說是多麼衝擊。

就算奧地利看不見神聖羅馬,他也不得不信服。

『雖然我現在看得到你的字,也能感受到你的存在,不過,我很肯定上次去倉庫時,我什麼都沒感覺到。』
推了推掛在鼻樑上的眼鏡,奧地利這樣說道。
『這只是一個推測,意志和普魯士都能看見你,那是因為他們都是軍,都信奉納粹主義,他們的人民相信「第三帝國」的說法;
而你,早就已經滅亡的你,就是他們的第一帝國。』
『我慢慢變的能感受到你,可能與納粹軍隊佔領我家的時間有關。一旦拖長了,或許哪天我的人民被同化以後,我也能看見你。』

奧地利是一個心思很縝密的人,雖然無法證實這份假設的正確性,但意志很清楚對方並不是一個隨便的人,若沒有八成把握便肯定不會說出口。
也因此,奧地利的話讓在場的他們都接受了。





「記得那天普魯士的表情嗎?他顯然沒辦法馬上轉換情緒,當年還是個幼童身軀的我,居然和他一樣高了。」說到這裡,神聖羅馬笑了出來,宛若一個孩子惡作劇成功的表情般。

「任何人都會驚訝的,我想。」
意志的手指劃過了文件上的其中一行,這是他認為可以再修改的地方。

在沉默下來的時候,時鐘針走聲變的格外清晰,滴答滴答地,輕敲著他的耳膜。
太過安靜而讓氣氛有些怪異,莫名的不自在感流竄在彼此之間。

紙張被一頁又一頁的翻閱,發出了沙沙聲。

也許是受不了這樣的氛圍,又或者是對方一直都在沉思,但總而言之,先開口的並不是意志自己,而是對方。

「…事實上,我也可能不是被困在倉庫裡,或許沒有門的另一面牆之後,也是我能夠活動的範圍;而那扇門只是剛好與邊界相交,造成我無法離開倉庫的錯覺罷了。」
雖然是在對意志說話,但神聖羅馬的口氣更像是在自由自語,「當然,現在也無從考證了。」

意志沒有作聲,只是平靜的聽著神聖羅馬的發言。

「如果奧地利的推測正確,只要我們能打贏這場戰爭…」頓了頓,神聖羅馬不久前才因為受到打擊而暗淡的眸子,此刻卻熠熠生輝:「……我就會重新被接受。」

──也就能夠真正地和義大利見面了。

話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意志知道這才是神聖羅馬真正想說的話。

時鐘的滴答還持續著,他們的戰爭也還持續著,而屬於神聖羅馬的戰爭,也隨著他們的步伐,會一直持續下去吧。







還沒經過潤稿但是無論如何我都想今天貼出來!!!
因為我是個很任性的人所以我貼了!!!

也許明天潤稿過後會整個打掉重來也請不要在意!!!!!! ( 喂!!!!! )

2010.3.1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プロフィール

紗米花

Author:紗米花
期間限定APH二次創作ブログ。

管理人は湾ちゃんの人、
主ににーに語で、少量の菊語、
下手な菊語はすみません。

基本的には雑食だが、リバでもいい。



(NICO) MY LIST



APH網路禮儀推廣

連絡用:
sanakiuka★yahoo.com.tw
(★請自行更換為@)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投票
Cbox
Plurk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同盟/主張
宣傳區
某紗相關

日不落舞會



【新芋兄弟x伊】《三人的嫁物語》雙人合誌
(神+普+獨)x伊雙人合誌


獨伊童話合誌

[伊中心合本]La Settimana
伊中心合同誌

米受合本sweet honey
米總受合同誌

BLOOM SEASON
作者:冷茶爵士
普奧小說本

【樞軸兄組】《Love Breaks Down》雙人合誌
普子分雙人合誌

【独伊】《Oktoberfest》同人誌
獨伊個人誌

【親分子分】《Viva San Fermín》同人誌
親分子分個人誌

I的詠嘆調
作者:冷茶爵士
獨伊+普奧小說本

Los mensajes tácitos
[親子分合本]Los mensajes tácitos~不用言語的訊息
親分子分合同誌

Orpheus 'Saiten
Orpheus 'Saiten 奧菲斯的琴弦
作者:春秋
普奧中心ALL奧小說本

ocaso

主催:红果果组(西受推广委员会)
安東尼奧總受合同誌

Golden Ratio ~傲與嬌的黃金比例~

土希多人合誌


=======================

全力應援

《你們、我們、他們的事》

    by 貓岸咖啡館~
ブログ内検索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